三趟快车系统,一种稳健的食品安全模型

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(Все счастливые семьи похожи друг на друга, каждая несчастливая семья несчастлива по-своему.)。幸福的家庭都有一个相似的模型。模型是什么?简而言之,模型是最基本的东西,可以学习的东西。比如,瓦良格号是辽宁号的航母模型,以色列ICQ是腾讯QQ的模型,冯·诺伊曼模型是我们现在所采用的计算机体系的模型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为了在不同计算机用户和通信网络之间进行常规的通信,科学家们加强了分布式网络和分组交换的研究,创建了互联网模型而直至今日的全球互联网。如今热门的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互联网+都离不开这个互联网模型。

食品安全也有模型。资本主义国家有,社会主义国家也有。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曾有过食品安全的丑闻,在问题发生之后,他们把食品安全纳入法制之内,融入整个制度模型之中,从而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食品安全问题。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内地虽然出现了食品安全问题,但也是可以很好解决的。三趟快车就是一种经过了实践检验的食品安全模型。

1962年,在周恩来总理亲切关怀下,国家对外经济贸易部和铁道部为适应供应港澳鲜活商品“优质、适量、均衡、应时”的要求,共同开创了编号为751、753及755(现分别改为82751、82753、82755次)的三趟快车,分别自上海、郑州、武汉三地始发,每日满载供港鲜活商品,经深圳运抵香港。

从1962年至今,三趟快车服务香港55年,香港几百万市民一直是三趟快车的受益者。香港的美食天堂的称誉与三趟快车提供安全优质的食材密不可分。事实证明,中国人并非不能解决食品安全问题。

三趟快车(食品安全)模型有几个要素:第一是生产者等生产要素的资质审查。土壤、农场、农场经营人员以及生产过程都在严密监管之内。第二是市场的稳定。取得供港资格的农场基地全国只有400多个,不盲目扩大生产。在香港的售价合理。价格既让香港基层市民可以承担,也能让内地供港基地的农场有利可图而不必去以次充好降低品质。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的合作使得这个采用三趟快车模型的市场(内地生产基地和香港市民)非常稳健。第三是特供,即闭环安全策略,包含特定消费群和特定生产者两个要素。内地生产基地和香港市民之间是彼此可识别、严肃、长期、稳定、亲切的关系。因为三趟快车的运营,保障了香港基层市民的食品安全。香港也有从日本、欧美、东南亚进口食品,香港也有本地农场,但是因为价格的驱动,消费层次很清晰。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在香港很难发生,因为最基本的食品供给是由三趟快车实现的,三趟快车保障了香港的食品安全底线。

没有苏联的瓦良格号航母,很可能就没有我国的辽宁号航母;没有以色列的ICQ,也很可能就没有腾讯的QQ。完全可以把三趟快车模型运用于内地的食品安全建设任务。三趟快车可以连接特定市民和特定生产基地,搭建食品安全核心框架(骨干网),在此之上,食品风险控制、冷链物流及配送、有机食品运动、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s、CSA、客户运营、大数据、AI、电商等都可以一一加载。